收纳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毅中做客央视新闻会客厅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55:52 阅读: 来源:收纳桶厂家

李毅中做客央视新闻会客厅

2005年8月7日,广东梅州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123名矿工涉难,再次刺激人们对于矿难的敏感神经。一个没有采矿许可证,没有工商营业执照的非法企业,在接到停产整顿通知书后仍然继续生产,最终制造了今年第二起涉难百人以上的重特大事故。

矿工:“已经有发生透水的前兆。”

李毅中:“今年7月1日到8月8日,全国煤矿共发生一次死亡3人以上重特大事故46起,其中60%为明令停产整顿或关闭的煤矿造成的。”

8月22日,国务院紧急下发《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

第二天,由国务院8部委组成的联合执法检查组赶赴全国9个省市。

为何已然叫停的煤矿依旧违法违规生产?矿难频发背后到底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决策者说》。无论作为新闻人还是作为媒体的关注者,最不想看到,但是又经常看到的新闻就是矿难,我们自然就关心,怎样才能让生产真正安全,让生命不受到特别大的损失,今年2月28号升格后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上任后一定经常思考这个问题。

白岩松:有人说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的位置上,最怕的是电话?

李毅中:这个感受让我又回到10年、15年以前,在企业里工作,在企业工作的同志都有这个感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半夜来电话,半夜来电话一般没什么好事情,多半是发生事故,或者生产遇到了重大问题。

白岩松:您怎么看待公众、社会对安全生产越来越广泛的关注?

李毅中:社会理解、关注、支持安全生产工作,我觉得是社会的一种进步,我觉得,很重要一个想法,就是要主动取得社会的理解、支持和监督,给我们来施加压力,这样让我们工作能够做得更好一点。

白岩松:自己心里给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李毅中:我心里想的就是,要搞好这项工作,要严格执法,六亲不认,不要怕得罪人,只要能把伤亡降下来,把事故得到有效的遏制,我看大家的目标都一致。

2005年4月8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国家安监总局,国家煤监局,联合下发了关于调整煤炭生产安全费用提取标准的通知。调整后的安全费用提取标准如下:

对于大中型煤矿——

1. 高瓦斯、煤与瓦斯突出、自然发火严重和涌水量大的矿井吨煤不低于8元,其中:45户重点监控煤炭生产企业吨煤不低于15元。

2. 低瓦斯矿井吨煤不低于5元。

3. 露天矿吨煤不低于3元。

对于小型煤矿——

1. 高瓦斯矿井、煤与瓦斯突出、自然发火严重和涌水量大的矿井吨煤不低于10元。

2. 低瓦斯矿井吨煤不低于6元。

白岩松:国家出30亿对一些国有企业进行技术改造,这两年煤价涨得厉害,山西煤矿发达的地方,好多人因为煤富了,但怎样让国家给的钱和他自己挣到钱真的能用到技术改造上去?

李毅中:我们中国的国有煤矿长期以来为国家做了很大的贡献,但是有一段时间,亏损很严重,历史欠帐很多,大概统计了一下,就在安全方面的欠帐有505亿,这个欠帐要不还上的话,它就是重大事故的隐患,隐患不除矿无宁日,怎么样还历史旧帐?因为你企业是安全生产主体,你当然也是投资主体,应该主要靠企业来治理隐患。为什么这样国务院中央财政还拿出30亿来支持扶持国有煤矿安全隐患的治理呢?一个是说国有煤矿他们长期做了贡献,它确实资本金不足、投资不足,它历史欠帐比较多,作为政府来讲,你是国有煤矿的投资人,应该给他们以支持,特别对那些困难的国有煤矿的支持,我觉得这也是国家应该尽的责任。另外一方面讲,它也有一种示范,30亿对500亿来说可以说是很小的一个数字,但是通过这个30亿,可以带动地方的投资,因为有些矿是地方国有,更主要的是,刚才我说那个政策,每吨煤提8块、10块、15块,这样把企业的基金调动起来,用好这个政策,一个帐。去年全国的煤炭是19.5亿吨,大数20亿吨吧,其中国有重点占54%,地方国有大概占15%,加起来就是70%左右,也就是说20亿吨有14亿吨是国有的,一吨提10块,140亿,加上国家那30亿,170亿,再加上地方再投入一点。

白岩松:两到三年。

李毅中:所以我们做了这样一个规划,从今年开始每年对国有煤矿的隐患治理能够保持150亿以上的规模。

白岩松:但是这钱不管是国家给的还是自己说必须在每吨里提出来,怎么保证它用到安全技术这方面?它如果用到发奖金或者其它方面怎么办?

李毅中:担心是有的,这样就是要通过对国有煤矿,通过我们的审计部门、财政部门、安监部门,同样对民营企业也要通过这些手段,对它查帐,检查你是不是提了,同时企业它把这本帐算开,如果你不提,它成为利润,你要交33%的所得税,你提了等于是国家给你退回来了,也就是说你提一块钱里边有三毛三是国家给你的,所以现在我们查下来,不能说全部,绝大多数按规定提了。

白岩松:要是没提,会得到什么样的处理?

李毅中:如果不提,那就要给它发警告,它就是违规违法,因为这个文件是四部委发的文件,具有法律效率的呀,你违规违法我就要对你审计,就要对你提出警告,你要去整改。

“老板赚票子,农民死儿子,地方出乱子,政府当孝子,干部掉帽子”,是流传于地方煤监部门的一句顺口溜。那么,在煤炭安全生产监管方面,为了明确企业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是否可以采用一些经济的方式,来制止煤矿安全事故的发生呢?

白岩松:用市场,经济的方式制止煤矿事故发生,显然是目前比较新的思路,河北省要求开矿之前先向政府交保证金,但老百姓会觉得,交保证金能让安全生产系数加大,少死人吗?

李毅中:现在办煤矿的市场准入很低的,全国26000个煤矿,其中民营的小煤矿23000座,这已经是经过整顿了,过去在高峰的时候有八万多座,这些小煤矿有不少的煤矿它安全设施、安全条件不具备,而且一旦发生矿难以后,过去新闻媒体都曝过光,矿主跑了、逃逸了,但是政府不能不管,发生矿难以后首先是要调集矿山救护队去抢救,去救护,另外对伤亡家属要进行赔偿,花费很多的钱财,你这个小矿矿主跑了,或者没跑,一查他的帐,资金转移了,现金没有,但是政府贯彻以人为本,为了人的生命,为了职工的合法权益,他不得不自己垫上,所以叫矿主发财,政府买单,就是这个,这个时候政府很有难处,出于这样的动机,比如河北省它就制定了这样一个首先是煤矿,首先是小煤矿要有安全风险抵押金,它规定了一个尺度,比如说三万吨以下的小煤矿,一次交多少钱,三万吨以上,每增加一万吨的能力你交多少,最多多少,这笔钱拿来干什么呢?放在政府,政府委托一个部门专款管好,不能移作他用,就是万一这个矿发生矿难的时候,这肯定刚才说的那些救护、救助、赔偿等等,政府手里有这笔钱,它就可以支付了,就避免了这种尴尬、困难的境地。用了以后,据实,煤矿再补交,这个办法是很初级的办法。它没有用在预防为主,隐患治理上,所以我想法,实践一段以后总结一段经验,还可以进一步往前延伸,向初级保险这个方向来过渡。

白岩松:山西也有探索,比如矿权进行有偿转让,这怎么帮助生产更安全?

李毅中:这个办法我觉得是治本之策,因为矿藏是国有资产,中国的煤矿很丰富,但是你要把它找到,这要花钱,花人力,都是国家投入,国家花的钱,现在要办矿了,要采矿了,它要向国土资源部门申请采矿权,交点很少的手续费就批给他了,几千万吨探煤储量,上亿吨探煤储量,他无偿占有了。由于他无偿地占有了这个资源,如果是一个不开明、不明智的企业家,甚至是追逐利润,不顾安全,不顾资源的那种短视的矿主,他在开采这个煤矿的时候,因为他无偿得到了这个资源,他就私挖乱采,有一个数字叫做回采率,回收率,建国以来,我们算了一下,50多年生产的煤炭和用掉的资源,35%,太低了,但是其中国有矿50%、60%、70%,像我们的神华,75%、80%,国际水平,而且乡镇煤矿、小煤矿,15%、10%,多厚的煤层,多好的煤层,它无偿占有,开采挖一口赚钱就走,所以资源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白岩松:不珍惜。

李毅中:是,同时它也不注意安全,它没有长远的打算,这几年效益好,我赚三年我就走了,赚一笔走了,也不利于这个矿主长期打算,如果实行了矿产资源的有偿开采,国际上都是这样的,我们现在有这个资源税、资源费,是以采出多少煤,采出多少油,然后每吨几块钱,或者销售收入1%,它是以产量做基数的,现在要把它变成以储量做基数,我一个小煤矿,我一个小矿主,我拿到两千万吨的储量,你必须在开矿之前,比如说一吨要交两块,你得交四千万,这四千万交给政府做什么呢?政府用这个钱再进行普查、详查发现更多的煤矿,也可以用这个钱去治理隐患,也可以用这个钱进行环保,或者进行资源枯竭矿山的转产。而这个矿主他花了四千万,拿到两千万的储量,他就要精心地用好它已经花钱买到的这个储量,他就不会10%的回收率,15%的回收率,他应该采用先进的技术和设备达到50%、60%、70%,对他自己有好处。同时他要安全投入,不要三天两头发生事故,真正能够连续地达到能力的生产,对他也有好处,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治本之策,我很赞赏山西这个做法。

白岩松:您很在意的是在这里增加新的市场性的方法,用经济的手段去调节它,由它被管理变成主动地参与到管理当中来。

李毅中:对,是的。这是我们进入市场经济在思路上应该有所转化,同时搞安全工作也不能就

美女诱惑

性感丝袜翘臀

日本性感美女

可爱美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