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LNG能否撑起澳洲能源超级大国梦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19:37 阅读: 来源:收纳桶厂家

LNG能否撑起澳洲能源超级大国梦?

中国页岩气网讯:享受着世界上最集中的阳光,坐拥丰富的煤炭、天然气储量,风能、波浪能、潮汐能开发潜力巨大,更不用说铀矿、水力发电、生物质能的巨大储备,澳大利亚是当之无愧的能源 “土豪”。

然而,成为能源超级大国才是澳大利亚多年来的“澳国梦”。该国工业部长伊恩·麦克法兰寄望于充裕的天然气资源,希望液化天然气(LNG)出口能助力澳大利亚逐梦能源超级大国。

但LNG能让这个梦想成真么?国际金融服务机构摩根士丹利近日公布的一份报告给出了肯定答案,并认为澳大利亚圆梦的日子并不遥远——2017年。

产能扩大底气十足

摩根士丹利称,澳大利亚的LNG出口大增将是能源界的要事。该机构预测,到2017年,澳大利亚将超过卡塔尔,成为世界上最大的LNG出口国,比普遍预测的2020年早3年。

届时,巨大的天然气产量和LNG出口量还将改写澳大利亚的经济状况,甚至会让澳大利亚出现经常账户盈余。该预测一旦成真,将扭转澳大利亚1975年以来的经常账户赤字。

摩根士丹利看好澳大利亚LNG前景并非空穴来风。LNG被认为是澳大利亚增长最快的出口业务。当前,全球新增LNG贸易量中有2/3来自澳大利亚。

麦克法兰对澳LNG的前景很乐观,在10月的一次资源和能源会议上,他曾表示,很快澳大利亚就将超过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第二大,甚至是超过卡塔尔,一举成为全球最大LNG出口国 。

麦克法兰的乐观和淡定是有底气的。根据《2012年BP世界能源统计》的数据,澳大利亚的天然气储量保守估计为133万亿立方英尺,按照当前年消费量,足够澳大利亚使用150年。为出口这些天然气资源,澳大利亚现有3个LNG终端,产能2400万吨/年。

澳大利亚新建LNG出口终端的步伐也大得惊人。该国在建的7个LNG出口终端项目占全球在建LNG出口终端容量的64%。一旦建成,这些项目将把澳大利亚的LNG年产能推高至8580万吨。按照计划,建设中的LNG出口终端将在2017年或2018年完工,届时,澳大利亚将超过卡塔尔的7770万吨,成为世界上LNG出口能力最大的国家。

同澳大利亚相比,其他国家在建的LNG出口项目体积要小很多。紧随澳大利亚的是美国,美在建的LNG出口终端年产能约为1780万吨。LNG出口终端建设工期很长,一般需要5-10年。更何况,美国的LNG出口终端建设还需要经历长期的审批过程。所以,在美国的出口终端上线之前,澳大利亚还有多年的窗口期。

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靠近亚洲主要LNG进口国,在地利方面占尽优势。根据《BP世界能源展望》,到2030年,天然气需求将以2.1%的年均增速持续上行,其中80%的需求将来自中国、印度等非经合组织国家。

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日本是世界最大的LNG进口国和消费国,也是澳大利亚LNG出口的最大买家。尤其是在2011年福岛核事故之后,日本的LNG进口需求增长强劲。

前路非坦途

世事多瑕瑜互见,看似前景大好的澳洲LNG出口也面临着外患内忧。

因为历史原因,亚洲地区的LNG买卖通常签署长期合同,一般为15-20年,价格与相对较昂贵的原油挂钩,与现货价格指数相比,可以获得较高售价;然而北美的出口交易是基于价格低得多的北美水平。一旦美国LNG大量出口,势必冲击与原油价格挂钩的定价模式。

亚洲是澳LNG的主要出口对象。几年来,亚洲的大买家们都吵着要结束LNG动辄十几年的长期定价体系。韩国天然气公司就曾表示,要脱离同油价挂钩的LNG长期定价机制。按照购买量来衡量,韩国天然气公司目前是全球最大的LNG买家。

实际上,韩国天然气公司去年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购买了350万吨LNG,定价就摆脱了传统的油价挂钩模式,而是参考了美国亨利港天然气的月度价格。受页岩气产量猛增的影响,美国的天然气价格已经徘徊在十多年来的低位。

有分析师称,随着韩国、日本等澳大利亚LNG主要买家将目光转向价格更低的地域,澳大利亚将面临激烈竞争。按照协议,2017年开始,日本的中部电力公司和大阪煤气公司就将每年从美国自由港(Freeport)进口440万吨的LNG。日本公用事业公司是澳大利亚LNG的主要客户,如今,这些公司正寻求从美国、俄罗斯等国获取廉价的LNG。

除了买家的不确定性,澳大利亚LNG出口终端建设也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LNG建设热潮在澳大利亚东西两岸全面铺开,这导致当地的专业劳工和管理人员严重短缺。加之LNG建设工期较长且人员工资较高,人力成本大涨。虽然澳大利亚的LNG项目吸引了众多大牌石油公司,但它们也已怨声载道,中石油和壳牌都曾表示要推迟在澳的LNG终端建设项目。

其次,受澳元不断升值影响,LNG项目投资成本增加,以高庚(Gorgon)项目为例,2009年项目刚刚启动时,预计总投资为370亿美元,而当前,项目的投资已经攀升至540亿美元。

成本超支是业界关心的问题,过去10年,澳大利亚LNG新项目的建造成本大幅上升,比全球的水平高20%—30%。如今,澳大利亚成了开发LNG终端最昂贵的地方。

此外,行政管理低效、日益加重的环保压力都延缓了LNG项目的开发速度。如今,投资超预算、工期推迟已成为澳大利亚LNG项目面临的普遍问题。

总之,澳大利亚LNG项目建设起来风风火火,但能否走得稳、走得好,会不会撞到“成本墙壁”上,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责编:王亭亭

河北木块

上海机架

海口苏州高低温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