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16节兵伐强楚-【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41:33 阅读: 来源:收纳桶厂家

大军出发,孙武突然命令军士弃船上岸,把战船都留在淮河的一个水湾里。伍员问他为什么不用船,孙武说:船行逆水太慢,就会让楚军有充裕的准备时间,这 么做可以提高进兵速度,楚军一定会按我们坐船做打算,他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出现在他们面前,可以收到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效果。伍员很赞成这个做法。所以吴 军弃船登岸,在江北岸陆路经过章山,直奔汉阳(汉江北岸)。楚军驻扎在汉江南岸,吴军驻扎在汉江北岸。

子常谋贪有术,拒敌无能。天天就愁这吴军渡江怎么办。听说吴军把船都留在了淮河,心里有点底了。

楚昭王呢?听说吴军大举进犯,召集群臣商量怎么迎敌。公子熊西说:子常不是帅才,应该马上派左司马沈尹戍领兵前去增援,不能让吴军渡过汉江,只要守住汉江,吴军劳师远征,粮草运输困难,就难以持久。

昭王马上派沈尹戍率兵一万五千,去和子常协守汉江。

沈尹戍来到汉阳,子常接入大寨。沈尹戍就问:吴兵从哪里杀过来的,怎么这么快?

子常说:他们把船留在淮河,从陆路经豫章(今江西省南昌市)来到这里的。

沈尹戍连声发笑说:孙武只追求出敌不意求快,却犯了兵家大忌。

子常问:为什么这么说?

沈尹戍说:吴人在船上生活惯了,水战是他们的长处,现在他们舍长就短,非要陆战,只求速度,忘了万一失利,被人断了归路怎么办?

子常问:吴兵就在江北,用什么办法可以破敌?

沈尹戍说:我分兵五千给你,你沿江列营,把船只都搜寻集中在南岸,再用小船日夜在江上巡视,让吴军得不到渡江的船只。我领另一万人马从新息(今河南省息 县)抄近路入淮,把他们的船都烧了,再把汉东的隘口用木石磊断,然后你率军渡江攻他的大寨,我却从他身后出击,他水路陆路都成了绝路,腹背受敌,这三国的 君臣之命就都掌握在我们手里了。

应该说沈尹戍不愧是个优秀将领。这一招正是吴军的要害,如果得手,战争的胜负也就换了角色。

子常很高兴,终于谦虚了一回。说:司马的高见,我比不了啊!

于是沈尹戍留大将武城黑率军五千协助子常守汉江。自己带着一万人向新息进发。

这边吴楚两军隔江对峙,谁也奈何不了谁。过了些天,总觉得自己有些本事的武城黑,想在令尹面前露一手。就出主意说:吴军舍水战而用陆战,是弃长就短,他们又不知道这里的地形地利,现在两军对峙这么多天,他们一定已经疲惫了,我们应该出奇兵去袭击他!

子常的爱将史皇也说:楚国人喜爱令尹的人比喜爱司马的人少,如果这次司马的破敌之计获得成功,那么他就占了破吴第一功。令尹已经屡次失利,这次要是他再 得了第一功,在楚国君臣的眼里,他的地位就更高了,还不取代了你的位置。不如按武将军的计策行事,渡汉江与吴军决一生死。

子常还真听了。就传令三军,渡过汉江迎敌。楚军在小别山列成军阵。史皇出兵挑战,孙武派夫概迎敌。夫概选了三百名勇士,一律用质地坚硬的大木棒做兵器,一和楚兵接触就是一顿没头没脑的乱打。楚军没见过这种打法,就被打晕了。史皇大败而逃。

子常见了史皇,骂道:是你让我渡江迎敌,现在刚一交兵你就败下阵来,还有什么脸来见我?

史皇却说:战不能斩将,攻不能擒王,就不能算是胜家。我军虽然受点小挫折,也正好骄敌。现在吴王的大军驻扎在大别山下,我们可以在今夜出敌不意去偷袭他的大营,因为他们今天取得了一个小胜,正沾沾自喜,一定不做防备。

子常又信了。自己没本事,又专信没本事的人,那就只能是用自己的愚蠢去成就敌手的胜利。

子常下令从楚军中选一万精兵,从小道绕到吴军大营的后边,突击劫营。众将得令,各自依计而行。

但战争是双方的事,你的智计高,得看对手是不是比你更高。

孙武这边打了个小胜仗,众将很高兴。孙武却说:子常是一个没有真本事靠侥幸贪功的人。今天史皇虽然败了,但楚军主力并没受什么损失。他们今晚一定会来偷营劫寨,再走侥幸取胜的路子。

于是调兵遗将,让夫概、专毅各领本部兵马,埋伏在大别山左右,以号角为令,才可以杀出来。用唐、蔡两军分别为两路接应。又派伍员领五千军兵抄小路去小别 山,反劫楚军大寨。用伯领兵接应伍员。派姬山保护吴王,移兵在汉阳山,以保证吴王的安全。大寨里虚设旌旗,留了数百个老弱的兵卒守营。

到了半夜,子常果然亲自带领精兵从山后杀了出来,看大寨毫无防备,就发出了进攻信号。很顺利的杀入了中军,却不见吴王,也不见吴兵,就知道中了埋伏,慌 忙往出退,可是已经晚了。四下里号角齐鸣,专毅、夫概两军左右杀出夹攻,子常拼死抵抗也拼死逃命,军士损失了三分之一。刚刚逃了出来,又听炮声震地,右有 蔡侯,左有唐侯两下截住,唐侯大叫:还我肃霜马就免你一死!蔡侯在那边又大叫:还我裘佩,就饶你一命!子常到了此时又气又恨,又羞又恼,又慌又怕,正在危 急之中,幸亏武城黑领兵杀来,才救出了子常。

走了几里路,一群守寨的军卒来报:大营已经被伍员带兵夺了,史将军大败,下落不明。子常这时连死的心都有了,领着败兵连夜跑到柏举(今湖北省麻城市东北柏子山和举水的合称)这才收住了脚。

过了一会,史皇领着残兵败将来到,败兵也渐渐地汇集到一起,子常重新整顿败兵,建立营寨。对几个部将说:孙武用兵,果然神鬼莫测,不如弃了大寨回郢都,再组织反攻。

史皇说:令尹您统帅大兵到这里的任务是抗击吴军的入侵,如果弃寨逃跑,吴军一渡过汉江就可以长驱直入兵临郢都城下,你的罪责还逃得过吗?不如在这拼死一战,就是死了,也落个好名声。

子常正在犹豫的时候,有人来报告:楚王又派了一支军队来增援令尹。出寨迎上去一看,正是大将射。射说:大王听说吴军势力很大,怕你不能取胜,就派我带兵一万,前来助阵。

子常面带愧色地把前段战争进展情况说了一遍,射说:如果听沈司马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现在的办法,依我看来只能深沟高垒不和吴军交战为上,等待沈司马兵到实现两面夹击才是上策。

招聘

招聘网

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