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残车该如何处置

发布时间:2020-10-14 18:01:48 阅读: 来源:收纳桶厂家

几种颜色、属于不同车企的残破自行车堆积在一起。

南横街上,百余辆共享单车堆放在一起,和路人抢占着人行道。

天津北方网讯:假如街边废弃的共享单车有人的感知,它们一定感受到了晚景凄凉。

天津市民争先恐后地骑行共享单车,只是两年多以前的事,扫码开锁、骑上就走,曾是街头新鲜、亮丽的风景线;而短短两年过去,共享单车却风光不再,大量废弃的单车堆放在路旁无人问津。一方面,共享单车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也能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难题;而另一方面,越来越多因共享单车而衍生出的新问题不断显现,特别是报废的共享单车回收处置已成为难题中的难题。

肢解的单车堆在路边

沿着河东区华昌道一路前行,路边不时出现成堆的共享单车。有些车辆已被肢解得七零八落,只剩下车架孤零零地依靠在路旁,走上几步又会看到散落的车轮。这些单车是什么时候堆积在这里的,周围的市民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但透过车身上落满的尘土,足以看出被遗弃的时间。

共享单车于2016年末正式进入天津市场,2017年迎来风头正劲的一年,2018年逐渐下沉。而今街道两旁已堆了不少废弃的单车,和行人抢占着并不宽敞的步行道。两年多的时间,共享单车遭遇到“冰火两重天”。

绕过华昌道,来到刚刚修葺一新的新泰路,人行步道工程尚未完工,但在步道的深处,记者又发现了共享单车的踪迹。只见这些破损的单车堆积在花坛深处,数量竟达百余辆。周边的居民向记者介绍,这些单车于2017年12月华昌道立交桥施工时就被圈在了施工围挡里,至少有一年多了,待路面重新恢复后,这些车辆就成了路边花坛里的垃圾。居民们在抱怨资源浪费实在可惜的同时,更希望有关部门能将这些单车全部清理出来,还花坛该有的生机。

绕到南横街,步道两旁同样是这番景象。几十辆共享单车并成了“组团”,步行没多远就能见到一团。对于这些钢铁垃圾,居民们很有意见。“能骑的就让大伙儿骑起来,不能骑的赶紧清理走。”他们向记者诉说着心中的抱怨。但这些车究竟该由谁来负责清理呢?一时间又找不到答案。据附近居民刘先生向记者反映,之前他见到过有身着ofo黄色马甲的工作人员负责摆放车辆,这场景还是2018年春天的时候。当时那位小伙子把破损车辆集中在一起,并把车座扭过来,提醒市民不要扫码了,有的车辆上还贴上了故障标签,但此后,这堆自行车便再无人理会了。刘先生手指着南横街欣荣馨苑小区北门附近的车辆说:“这些应该都是破损车辆。如此算来,这堆自行车至少已堆放一年了。”

共享单车风头正劲之时,多家车企都曾信誓旦旦地对外宣称:共享单车会充分再利用,做到绿色回收。ofo团队曾表示:对于轻度损坏的车辆实行返仓维修,损坏严重的报废车辆则由仓库运维人员统一回收,用一套完整的回收流程,保障淘汰车辆得到有效处理;而且还与一些再生资源服务机构达成合作,将达到报废周期的单车进行分拣分类,分拣后作为生产材料实现资源化再利用。摩拜团队也曾表示:对于受损车辆会与资源回收再利用机构合作,经质量部门审核通过的就会重复投入使用,对“退役”后的单车进行回收、拆解、再利用。

可如今,这两家共享单车企业,一家仍旧拖欠用户押金而陷入艰难困境,另一家已经易主,它们当年向社会许下的承诺、订立的协议,难道也要一笔勾销了吗?

来去匆匆到底为何

共享单车从兴起到衰落,仅仅用了短短三年时间。一些车企的失信行为不断打击着消费者的信心,令消费者的信心严重受挫,而这才是加速共享单车这一新事物衰落的直接原因。回想两年多前,各色共享单车摆在津城街头,宛若彩虹一般,但随后一家接着一家倒闭,让先前投入的押金杳无音信,消费者能做的只剩下无奈与愤懑,也有人将心中的不满宣泄在共享单车上。

酷骑单车是第一批进军天津市场的单车品牌,当豆绿色的单车摆上街头,立即吸引了骑行者的青睐。因其骑行单价低,吸引了不少市民支出押金。但仅仅维持了半年时间,酷骑单车便和消费者玩起了“躲猫猫”的把戏,从“因系统问题导致退押金延迟”到“退还押金承诺落空”,再到“退款页面”消失,大批消费者298元的押金被当做韭菜一样割掉了。监管部门估算,至少有10万以上天津市民在这家公司存有押金,而这么一大笔钱究竟做了什么?何时才能如数奉还?恐怕消费者早已经绝望而放弃索要押金了。

接着就是波及全国的ofo事件,作为共享单车行业曾经的龙头企业,ofo“吸粉”无数。押金从最初的99元提升至后来的199元,消费者用信任加入到这场交易之中。去年共享单车被吹得大大的“泡沫”突然破碎,ofo的经营举步维艰、负债累累。自去年末ofo债务危机爆发而遭遇押金挤兑以来,4个多月过去,退还押金的队列仅消化了不到100万人,而总排队人数规模早已超过千万人。

记者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目前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经更换了法定代表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失信信息不断出现。

“不可能再骑了,而且也找不到好骑的ofo自行车了,现在觉得在这家公司花1分钱都是亏。”市民吕小姐和记者说,“曾经想过,用惯了共享单车,有一天没有了它们会不会不习惯。现在看,显然没有。”

据吕小姐反映,她就是千万位“催债人”之一,登记之后就是等待,至今ofo也没有给出任何答复。“我曾想找一辆好骑的自行车,砸掉车锁据为己有,反正押金迟迟退不回来了。”吕小姐有些气愤地说,“但冷静下来一想,任何一辆车都得大修,还可能涉及盗窃和其他问题,干脆放弃了这样的念头。”

车企越是失信,单车越是没人骑,长久无人触碰的共享单车只剩下在街边蒙尘落土了。加上维护保养团队的撤离,共享单车从人人争骑,沦落为街边碍眼的废铁垃圾。

残车该如何处置

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坟场”出现在各个城市,其惨烈的场面发人深省。那么谁该承担起回收单车的责任呢?废弃车辆该如何处理?

国家交通运输部《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及时清理违规停放、存在安全隐患、不能提供服务的车辆”,但实际上,大多数运营企业未严格落实清理责任。回收单车是需要成本的,若要做到100%无害化处理,成本会更高。看似是回收,其实还得继续花钱。而街边被遗弃的车辆大多是经营不善企业遗留下来的问题,他们恐怕没有能力做好善后处理。

如此一来,清理单车的责任似乎只能落到监管者头上,但我国《物权法》规定了“物权的取得和行使合法性及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的原则,即清理单车所引发的成本不应由财政或者通过行政执法来负担。

2017年市交通运输委也出台了《天津市关于鼓励规范发展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指导意见》,其中对于共享单车影响市容的问题有明确的规定,市市容园林部门负责对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影响市容市貌行为进行监督管理;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部门负责对违反规定设置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设施和占绿毁绿、乱堆乱放行为进行处罚。各区人民政府负责组织所属区域停放秩序日常监督管理、停放区域环境卫生作业等工作。对不适宜停放的区域和路段,可根据辖区实际情况,制定负面清单,实行禁停管理。

《指导意见》中对于企业退出也有明确的规定:企业实施收购、兼并、重组或者退出市场经营的,必须制定合理方案,确保承租人合法权益和资金安全;退出运营前应向社会公示,退还承租人押金及预付资金,并完成所有投放车辆回收等工作。显然在这一项,一些企业并没有履行其应该担负的相关义务和责任。

合理规模地使用共享单车,是城市交通的良药;但如果超出了一定限度,则会变成城市交通的一剂毒药。“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亟须找到一条平稳无害的出路。

上海虹桥治疗癫痫

治疗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

重庆性病医院专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