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事连篇之人肉好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8:54 阅读: 来源:收纳桶厂家

说实话,我不知道白萍是看中了我的什么,大概是我的幽默感吧,我长得并不英俊,也没什么钱,是有点儿小聪明,但也没有到可以炫耀的程度。

我曾经当过兵,身体素质还算过的去,虽不强健,但也不瘦弱,但我并没有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

也许是我的幽默感,使我每个周末都能和漂亮的妞儿约会,平常有时间的时候,我身边是不缺乏伴侣的,女孩子们说,我是个很有趣的人,的确,我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我是个爱笑的男孩,现在仍然如此,我认为笑是全球语言,是连接各种族、各阶级、各宗教的链子,也是最好的医药,但我并不是故意做作的去笑,我是发自于内心的那种笑。

总之,也许是我的笑吸引了白萍。

她本来可以随心所欲挑男人的,白萍可真是漂亮,一头柔软的头发,披在她雪白的肩膀上,一张大理石般的脸,修长纤细的指头,指甲像珍珠一样美丽,她活脱脱就是个女神。

我在一个舞会上认识她,当时我带着女伴,白萍是和另一个男士来的,结果离开时,我是和白萍一起走的。

订婚三个月后,罗辉走进了我们的生活,他非常英俊,至少与我相比,更加聪明而且狡黠。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他第一次接近我们。

我和白萍受朋友邀请去剧场观看音乐会,他便是台上的指挥,当时的白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从始至终未曾看过别人,包括我中间去上厕所时跟她说话,她都未曾听见。

音乐会散场后,朋友介绍我们认识。

他向我们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罗辉,一直在美国,刚刚回国不久,以后承蒙你们多多关照。”说着非常绅士的与我握手,白萍抢先与她握手,我刚抬出的手僵在了那里,好不尴尬。

“您好,我叫白萍,早就听说您神乎其神的技艺了,我仰慕您很久了,您就是我心中的男神。”她言语很激动,眼中放着光芒,视我这未婚夫为空气,好像我从始至终就不曾存在过,尽管我很恼怒,但我强忍着不好发作。

罗辉还是非常有礼貌的与我握了握手,然后非常绅士的对我妻子说道:“白女士,真是不敢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没您说的那样厉害。”

虽说他说话客气,但从他的表情中看的出,他似乎很受用白萍崇拜的眼光,估计他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一番客套之后,他说是新来此地,并且邀请我们第二天到他家吃晚饭,我立刻感觉到不妙。但是,在剧场里,我又能说什么呢?尤其是白萍,表现得非常热情。

第二天晚上,我们到他家,偌大的别墅,只有我们三个人,没有其他女孩。

“欢迎你们的到来。”罗辉非常礼貌的说道,但是他的眼神始终看的是白萍。

罗辉的意图非常明显,他长得很英俊,充满活力,对白萍一见钟情,而白萍貌似对他也是一件见钟情,两人有说有笑,虽然我竭力打断他们,试图找话题转移他们的谈话,但是没用,罗辉他总是胡乱的将我搪塞过去,接着与白萍继续有说有笑。

我想装出一副宽宏大度的样子,但是,根本没有用,事情的发展就像是我不在场一样,我心底非常恼火,心中骂了他不止一百次,但表面上还要装出高兴的样子。

就餐的时间到了,他们还是不间断的聊天,白萍非常高兴,罗辉虽然不比我有钱,但是,他想办法在桌子上摆出我没有吃过的食物和从没听说过的酒。

恐惧和憎恨交织在我胸中,几乎把我闷死,我吃不下饭,而白萍则吃得兴高采烈,她已经完全忘记了我这个未婚夫。

饭后不久,我们就准备告辞了,因为第二天我得上班,我说我需要早点休息。

罗辉说:“如果白萍小姐想多坐一会儿的话,回头我可以送你回家。”

她看看我,显然在征求我的同意,不过她的眼睛里很明显已经同意了。

我视若无睹,脸色很不好地说:“怎么好继续打扰您,这样不好。”说完,我便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离开了。

两天后,她居然又和他在一起吃晚饭,然而并没有邀请我,我知道我面临危险,她的心已经变了,虽然我早就知道她终归会离开我的,但我爱她,怎么会允许她跟别的男人交往,我的嫉妒开始变成憎恨。

那个周末,白萍借口说头疼,取消了和我的约会,晚些时候,我打电话给她,看看她头疼是否好些,她的手机关机,我知道她已经准备离开我了。

>>

我说过,我喜欢开朗的大笑,几个星期后,他们一起来看我,白萍亲手归还给我订婚戒指,她说:“很抱歉,我就要和罗辉结婚了,原谅我,你知道当初我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是单纯的认为我们之间谈的来便交往了,对不起”

我勉强的大笑一声:“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与你一样不懂什么是爱情,祝贺你们,”说着我与罗辉握了握手,问他们需要我做什么。

他们好像对我的举动很意外,罗辉接着说道:“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你知道,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所以能不能……”

此时的我其实心针扎似的痛,但我还是咽下心中的愤怒,接受了罗辉给我的“荣誉”。

就在下一星期,当他和白萍结婚时,我站在他身边,我“幸不辱命”的成为他的伴郎。

结婚仪式上,我一直笑容可掬,给他递戒指,看着他吻他的新娘,而实际上,我的心在滴血,肺几乎要爆炸了。

婚宴非常丰盛可口,那是罗辉亲自选择的菜,就在我看见白萍咯咯笑着咬一口罗辉递给她的蛋糕时,我心中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一个非常聪明的念头。

我心底暗暗发誓:“我要报复,罗辉偷走了她,偷走了我的未婚妻,偷走了我的白萍,我要复仇。”

当我向这对快乐无比的新婚夫妇扔烟花时,这一刻,我的笑声是非常真诚的,我始终微笑着看他们走出了本该属于我的殿堂,然后进了汽车,开走了。

是的,我已经开始报复了,只是……

多年以来,我一直和他们交往,现在我是他们的朋友,他们家的常客。每当他们邀我吃饭时,我就带着蛋糕和巧克力,作为礼物。

我很关心白萍,鼓励她吃,眼看我报复的种子,发芽、成长、开花、结果。

但是,罗辉是聪明的,他好像发现了我的阴谋,好像发现了我看白萍的眼神的不对。

就在这一天,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我们离的很近,罗辉打电话让我去他那里吃饭,我照旧带上白萍喜欢吃的甜点,我撑着雨伞缓步行驶在雨中。

就在我过马路的时候,我环顾四周,没有车辆,我放心的走去,突然,一辆不知从哪里急驰来的车向我冲来,我眼睁睁的看着那车冲向我的身体…………

最终,我还是到了他的家里,我记的罗辉当时惊骇的看着我,那眼神就像见了鬼一样。

自那以后,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去罗辉的家中就餐,他很欢迎我。

这天晚上,我又是在他的家里,他已经完全变了样子,看他那张脸,不,那应该说是半张脸,另一边已是血肉模糊,他的胸部以下只有骨头,没有了皮肉,他的胸腔穿着两根铁链掉在墙壁上。

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是的,这都是我的杰作,那天晚上,罗辉开车撞死了我,我的确已经死了,但我的魂魄还在。

我变作恶鬼去往他的家里,我本来想杀了他的,可是,在看到她的妻子在吃甜点的时候,一幅完美的画面浮上我的心头。

我用锁链穿透了他的胸腔,将他挂在墙上,扯去了他的筋皮,让他整个血肉暴露在空气中,血液顺着身体流下,流到我事先准备好的盆盂里面。

每天我都会从他的身上割下一块肉,将肉搅碎,然后再配用他的血水制造出甜点,那甜点鲜红娇艳,看上去令人垂涎欲滴,简直美味极了,我想这世上不会再有如此美味的甜点了。

我亲眼看着她的妻子将这糕点送到嘴边,慢慢的咀嚼,然后咽下,当然她百般不愿,我逼迫她吃,我有千种办法让她吃下,并且再她吃完之后,都要说一句:“人肉……好吃……”

终于,她被我逼疯了,变得呆呆傻傻,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坐在房间对面的白萍,她现在身体圆乎乎的,有三四百斤重,皮肤软塌塌的,面孔又红又粗,双手粗糙,有许多裂缝……我放声大笑……然后,我轻声问:“你想不到她会变成一个粗壮的水缸吧?”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有气无力的看着我,眼中有一种渴求,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看我了,他的意思是要我杀了他。

我莞尔一笑:“你不会死的,我让你看着你的妻子吃着自己丈夫的血肉,这种感觉那是多么的美妙……”

说完我径直走到他妻子的身旁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她一副痴傻的模样,嘴里塞着我给她做的甜点,含糊不清的说着:

“人肉……好吃……”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