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收纳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出没11111111-(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5:33 阅读: 来源:收纳桶厂家

我用力地撑住两侧的洞壁,迫使自己的速度降下来,然后,挥刀在身后乱砍。

刀子在空空的墓穴里发出嗡嗡的怪声,却什么也没有碰到,可是我的身体却仍然无法阻止地被那股巨大的力量向里面拖拽着。

忽然,两手一空,我已经被拖离洞口。失去了支撑,我的身体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呼”地一声向里面飞滚而去。

我一边下意识地抱住了脑袋,一边继续挥刀乱舞。那无形的力量叫我无法停下来,几乎是一瞬间,我就被狠狠地撞在了一个巨大而坚硬的物体上,手中的刀子也被撞得飞了出去。我顾不得回头去看,拼命地挣扎了几下,可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

我无奈地闭起双眼,放弃了挣扎。

可奇怪的是,很久之后,我居然没感觉到任何疼痛,后背上传来丝丝凉意,使我已经肿胀的身体竟有了一丝舒适感。

我惊恐地回过头来,发现自己的身后竟然是一面平整的墙壁,墙壁由一块巨大的青石板组成,根本没有任何缝隙。而自己就像是一张被高高贴在墙壁上的画,双腿距离地面足有一米高。

我努力镇定着自己,前面的洞口外面,那具僵尸和那个人形怪物还在搏斗,僵尸的身体已经所剩无几,连脖子都已经被折断。那怪物的头骨也只剩下了半个,但却丝毫没有减弱它们的战斗力。

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和它们正面交锋。

那个怪物其实就是一具千年老尸,是这墓中的尸毒使它的尸体发生了变异;而那具僵尸,则是我们上次进来时,从棺木里扒出来的,短短几天时间,它竟然也变成了僵尸,可见,这里的毒气真的很厉害。

二老懒的尸体依然躺在洞口不远处,一张脸早已经被毒虫咬成了蜂窝。

我长叹一口气,收回目光,开始观察自己的处境。

这里应该是一间我们上次没有到达的耳室,一口殉葬的棺木端端正正地摆放在地中间,棺木的上面结满了水滴。我的双眼紧紧地盯住棺木上面那一道深深的划痕,那划痕很新鲜,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洛阳铲留下的痕迹。

我的身体不由得一阵颤抖,居然有人抢先一步来这里摸过了!

就在这时候,身旁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吃力地扭过头去,这才惊恐地发现,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墙壁上,居然还有一个人,和我一样,他也被高高地贴在了墙上。

他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而且满是鲜血,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伤痕,一条肋骨已经折断了,高高地支在皮肤的外面。令人害怕的是,他居然还活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还在骨碌碌地转动着,我甚至还看见他那一张撕裂的嘴巴微微翘起,对我露出一丝恐怖的笑。

我惊恐地再次拼命挣扎了几下。

“别浪费力气了,兄弟。”那个人竟然对我发出了十分微弱的声音,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墓室里显得格外恐怖,“既然被钉在了这吊魂墙上,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吊魂墙!”我惊呼一声差点儿昏死过去。

吊魂墙

虽然我没有亲历过这吊魂墙,但有关它的传说,我却听到过不止一个版本。

最普遍的说法是:用活人的鲜血,浸泡这事先已经被修整好了的石板,再用各种符咒封住里面的冤魂,把它放置在墓室之中。只要有活人接近,里面那拼命想要钻出来的魂魄就会把他牢牢地吸附过来,等到那个人死了,就会取代其中的一缕冤魂。

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的魂魄将被封在这身后的石板里,而将有另外的魂魄从里面冲出来。

被封在里面的魂魄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岂能轻易放弃这重获自由的机会?看来,这一次,我真的难逃此劫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高高鼓起的血管,我忽然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兄弟,你身上的是血虫吧?”那个人忽然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也好,反正都要死,只是被封在这吊魂墙里,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才能等到其他的活人来取代我们。”

他的话叫我的身体猛地一震,我不敢想象,自己的魂魄被封在这漆黑的石板里的情景,也许会永世不见天日!

想到这里,我不再迟疑,拼尽全力地挣扎着,可身体就像被牢牢吸在磁铁上的铁片,根本没有一点儿移动的迹象。而且,这时候,我吃惊地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上好像有无数双冰冷的手,正在慢慢地撕开我的皮肉,在我的骨头间探寻着。那感觉,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噬咬着我。

我惊叫着,继续奋力挣扎。

就在这时,我突然惊恐地发现,二老懒的尸体轻轻地动了动。好像正在沉睡的人,忽然被惊醒,猛地抬起了头来。

“二老懒!”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可立刻又紧闭起嘴巴。我知道,他现在也已经成了一具僵尸。

我彻底绝望了,不想再做任何无谓的抗争。

这时,一件令我更加害怕的事情发生了,二老懒居然慢慢地爬了起来,迈动着机械般的步子走进了洞口,并俯身从地上捡起了我的那把尖刀。

我吃惊地看着他僵硬的身体缓缓地走过来,一直走到我的身边,并高高举起了尖刀。

“二老懒,是我,你不记得我了?”我大声地呼喊着,试图唤回他已经消亡的记忆,尽管我知道,这种做法很幼稚。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二老懒的刀子停在了空中,并抬头看着我。

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儿皮肉,两个深深的眼洞里还在不停地向外流淌着鲜血,硕大的眼珠在胸前不停地晃动着,连接眼睛和眼眶之间的肉丝,好像马上就要被拉断。但我却分明有一种被他狠狠地盯住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比面对那个人形怪物时还要恐怖。

我不错眼珠地盯住他。

突然,二老懒的刀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朝我疾落而下。

我惨叫着闭起双眼。

后背一阵剧痛,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二老懒的尖刀正紧贴着墙壁和我的身体飞快地划过来。背上的皮肉迅速地被切割下来,只听“刺啦”一声,我的身体从墙壁上跌落下来,背上的皮肉几乎完全和身体脱离,难以忍受的剧痛叫我险些昏死过去。

我翻滚出很远,眼前一片漆黑。好一会儿,我才清醒过来,吃力地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壁上伸出的那密密麻麻的手指。几乎每一根手指都没有皮肉,粗大的骨关节随着指头的开合,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而我后背上的皮,转眼间就被抓得稀烂。

企石锡渣废料回收

东风天锦8米6柴油易燃液体厢式车销售厂家

江苏中医针灸培训班一般多少钱有哪些课程

四川14吨自备吊二手随车吊

美国红酒进口报关供应链服务商

检查井钢模具生产制作检查井钢模具品牌

旧逆变器价格采购逆变器锦浪价格采购

信阳180口径PE穿线管抗震性能强

哪生产程力挂桶式垃圾转运车

方形餐盒塑封机净菜塑料盒覆膜机生产商